最近,突然間感到一些些的難過感!在心裡最深的地方,我已忘記曾經有個人被我下放! 是的,是下放,而不是放下! 因為我沒有能力完完全全地放下,只好自顧自地下放,假裝是我下放她到心裡的海洋,放逐她到我看不見的方向,但我想,這只是欺騙自己的另一段,我沒有權利把她下放,因為,事實上我被她審判而流放,真正被下放的人,是自己,不是她!

 

jackterryl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